养由基
养由基(?-?)养由基,又名养繇基,楚国平舆邑(今安徽临泉)人,《战国策·西周策》中记载:“楚有养由基者,善射,去柳叶百步而射之,百发百中。”百发百中、百步穿杨都出自这里。此人号“养一箭”,一箭就足以致胜了。据《吕氏春秋·精通》记载:“养由基射兕,中石,矢乃饮羽,诚乎兕。”兕:兕,如野牛而青,象形。——《说文》,《山海经·海内南经卷十》:“兕在舜葬东,湘水南。其状如牛,苍黑,一角”。兕是极为类似于犀牛的一种动物,现在当然已经不存在了。转回来看养由基射兕,讲的是他。看见一块非常像兕的石头,一箭射中石头,此箭力大无比,箭杆射进石头中,只有箭羽露在外面。李广射虎这个故事流传比较广了,但李广也只是镞已入石,镞就是箭头,养由基连箭杆都射进去了,可见两人差距。养由基力量奇大,“常蹲甲而射之,贯七札,人称神。”能射七层甲,人们称之为神!安徽临泉县城东15公里杨桥集人。有“神箭”之称,号“养一箭”。春秋时楚国大将。楚共王时,晋兵攻郑,楚出兵接郑,与晋军遇于鄢陵。战斗中晋将魏琦射伤共王眼,共王恨之入骨,予养由基箭两支,命射魏琦。他一箭即将魏琦射死,将另一箭缴还共王复命,从此养由基名镇楚国。“ 百发百中”、“百步穿杨”成语,均出于养由基事。

战国时期,楚国有一个神箭手,名字叫养由基。养由基小的时候,家里很穷,买不起水果吃。他看到邻居家高墙大院,里面的杨梅沉甸甸的,十分诱人。于是就用弹弓偷偷地打梅子吃,为了防止别人抓到他,他总是站在一百步远的地方,以便跑起来方便。慢慢地,他练好了一项绝技,那就是“百步穿杨”。

史传上载楚王猎于荆山,山上有通臂猿,善能接矢。楚兵围之数重,王命左右发矢,俱为猿所接。乃召养繇基。猿闻繇基之名,即便啼号。及繇基到,一发而中猿心。其为春秋第一射手,名不虚传矣。

《左传》、《东周列国志》等书,都谈到养由基这个人。京、汉剧传统戏《清河桥比箭》,演的就是他善射的故事。据《荆门直隶州志》记载,春秋时代的养由基是楚国名将。他的故居“古岭北二里养家坪”就是现在荆门市拾桥镇老山乡古林村。他自小就很会射箭,成语“百步穿杨”指的就是他。“常蹲甲而射之,贯七札,人称神。”他双手能接四方箭,两臂能开千斤弓,被称为神箭手。

楚庄王时,令尹(相当于宰相)斗樾椒造反,满朝文武惊恐万分。庄王出榜招贤:“如有能胜斗樾椒者,即封为令尹。”养由基认为楚国能人不少,皆因奸臣当道,埋没了许多人。既然斗贼作乱,自当应召,为民除害。于是揭下招贤榜。庄王见他年少英俊,端的是个将才,便当面考他。庄王叫他射一只蜻蜓,要活的,不得射中要害。他刚好射掉一片翅翼。庄王满心欢喜。楚国有只白猴十分机灵,没有一个射箭手射得着。庄王叫养由基试一试。养由基背了弓,握着箭去了。箭搭上弓,还未扳开,那白猴就知道这回躲不过了,抱着树身惊恐、绝望地哀叫。养由基扳开弓,一箭射去,就把白猴射了下来。

庄王十分满意,便派养由基去和斗樾椒决一死战。养由基来到清河桥头(在荆门城西象山东侧),向对方喊道:“斗贼,你一向自夸箭术高超,咱们来比三箭吧!”斗樾椒喝道:“你是什么人?老鼠居然想舔猫的鼻子!”养由基笑着说:“我就是养由基,你的末日来到了!”斗樾椒哈哈大笑:“你这无名小卒,竟敢与你将爷比箭,真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养由基说:“你别嘴硬,咱小爷就让你先射三箭!”斗樾椒喊道:“好小子,有种的不许动,看箭!”嗖的一箭,直朝养由基脑门射来。养由基右手一伸,就把箭接住了。接着飞来第二箭,养由基一伸左手,又接住了。斗樾椒暗自吃惊,喊道:“有本事的不用手接。”养由基耐着性子答道:“好吧!”说明迟,那时快,斗樾椒使出平生臂力扳满弓,一箭直向养由基咽喉射来。只见养由基不慌不忙,略一低头,就把这第三支箭衔住了。轮到养由基动手,斗樾椒脸色刷白,慌慌张张左闪右躲。养由基不觉好笑,“斗贼,我还在试弓哩!看你怕的!”话音未落,一箭正中对方咽喉。从此楚国人称养由基为“养一箭”。

楚庄王平定了斗氏之乱,要封养由基做令尹。可是养由基不愿做官,将令尹荐让给贤明正直的孙叔敖。鲁成公十年(公元前581年),楚、晋两国在鄢陵交战,晋国大将魏锜暗箭射中楚共王的眼睛。共王愤恨难消,召见养由基,赐给他两支箭,说:“你是我最信任的心腹人,但愿你能用这两支箭为我报这一箭之仇。”养由基放马前往,与魏锜会战,不上几个回合,一箭射去,正好射中魏锜的颈部,结果了魏锜的性命。养由基把另一支箭带回来,缴还共王,禀奏说:“大王的深仇大恨已报了!”

但是在初期养由基的箭法虽然好,可是射箭理论知识上不行,在前面说的百步穿杨的故事里,人人都说他箭法无双,突然出来一个路人甲说:“你小子箭法不错,能做我的徒弟了。”他告诉养由基这样射箭,即使你箭法高超,也总是会累,一累说不定失手,就功亏一篑了。养由基在感谢了这个路人甲之后,以后精心研究射箭策略。

他的射箭策略终于有了用处,楚庄王有一次去云梦泽射箭,让属下把猎物全放出来,结果猎物太多,庄王想不好射什么了,养由基劝庄王专心射一种动物,想射的太多,反而什么也射不到,结果楚庄王专心射鹿,满载而归!